我國出生人口性別嚴重失衡 生育政策要跟上人口

發布時間:2018-06-12   來源:果博   
字號:

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近日發布十四部門《關于加強打擊防控采血鑒定胎兒性別行為的通知》。衛生計生委指出,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持續攀升,目前,世界上有18個國家和地區的出生人口性別比高于107正常值上限,我國是世界上出生人口性別結構失衡最嚴重、持續時間最長、波及人口最多的國家。

數據顯示,1982年“三普”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08.47,1990年“四普”為111.14,2000年“五普”為116.86,2004年創歷史最高紀錄121.18。其后的幾年出生人口性別比一直在120上下,2008年后連續小幅下降,2010年“六普”為117.94。“十二五”以來,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一直在高位徘徊,2011年為117.78,2012年為117.70,2013年為117.60。

近年來,一些非法機構和個人通過網絡拉“業務”,由專人上門或選取隱蔽地方為內地孕婦抽取靜脈血樣,用簡易冷藏容器貯存,送往境外進行胎兒性別鑒定,已形成非法牟利的地下產業鏈,進一步加劇了我國出生人口性別結構的失衡。國家衛生計生委在深入調研的基礎上梳理了采血鑒定胎兒性別行為的重點環節,會同相關部門研究提出了一系列打擊防控措施。

相關評論:生育政策要跟上人口“新常態”

如果只為控制人口數量,而破壞了人口結構,那跟“但管人直莫管人死”的治駝庸醫沒什么兩樣。

透過人口數量表象,我看到兩個問題:性別結構失調,年齡結構失衡。前者主要體現在男女比例溢出正常值上,它意味著不少男性將淪為“光棍”。而家庭細胞一旦出了問題,必然導致社會機體不健康。

有人可能會說,不對吧,我怎么覺得“剩女”比“剩男”多呢?其實這不過是發聲多寡的問題:剩女往往文化程度較高,多能熟練運用網絡等途徑表達“剩女情結”;而剩男則多生活在落后鄉村,連上網機會都沒有。從另一個角度說,剩女往往是主動的“剩”,而剩男多是被動的“剩”,他們亮身份的機會也少。眼下性別失衡儼然成了死結:什么“關愛女孩行動”、“獎勵扶助機制”作用微乎其微,而加大婚齡差、引進外國新娘之類的主意徒增笑料。有人覺得,其原因在于重男輕女的生育觀念加之B超技術。但如果沒有生育政策這根杠桿,區區觀念和技術能輕易撬動天然的性別平衡?

再拿年齡結構來說,依照國際上對老齡化的判定標準,我國人口老齡化程度已非常嚴重。老齡化來襲,社會養老議題也愈發受關注。但別忘了,社會養老不過是家庭養老的社會化合作。缺少了年輕人,社會養老如何能持續?

勞動年齡人口下降,還會導致“用工荒”愈演愈烈。有人說,不對吧,我聽到更多的怎么是“就業難”,而不是“用工荒”呢?這與對“剩女”和“剩男”的錯覺一樣:感到就業難的多是大學生,未就業的大學生及其家人可和聲共鳴;感到用工荒的則主要是企業,它們對人口紅利消減的呼應,多體現在行動上,如部分勞動密集型企業會向中西部地區遷移或是外遷。而科技進步,也不等于整個社會勞動力需求會減少,只是勞動力在各產業的分布發生變化:第三產業勞動力需求增加,會對沖其他產業的需求萎縮。

人口數量只是表象,人口結構才是根本。如果只為控制人口數量,而破壞了人口結構,那跟“但管人直莫管人死”的治駝庸醫沒什么兩樣。要想解決這一問題,根本辦法是根據生育率過低的人口“新常態”,進行生育政策聯動調整,甚至適時放開自主生育,并適時出臺鼓勵生育和嚴限選擇性別墮胎等措施。當那些夫婦可通過再生育而不是選擇性別墮胎來實現自己的生兒或生女愿望,社會勞動力會得到相應補充,養老問題也更有依托。盡管人口結構不會立即得到優化,但至少會讓人看到優化的希望。

圖說天下

×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12选5任三诀窍